大发welcome登录官网|官网欢迎您!!

检测到您当前使用浏览器版本过于老旧,会导致无法正常浏览网站;请您使用电脑里的其他浏览器如:360、QQ、搜狗浏览器的极速模式浏览,或者使用谷歌、火狐等浏览器。

下载Firefox

王小伟:道德物化及其批评

日期: 2021-06-24

【摘要】 荷兰学派的道德物化理论旨在将价值嵌入到物的设计中,进而通过物的流行来实现道德教化与传播。道德物化的批评者认为该论理论会导致三个问题:第一,一旦道德通过物来实现,人作为自由的道德主体地位将受到根本挑战,其尊严将受到冒犯。第二,如果人的道德抉择完全外包给物,人的行为将自然地符合却非出自义务的要求,道德将被取消。第三,道德物化给予工程师过度赋权,终会引发技治主义担忧。这三个挑战实际上是由于仅将道德物化当成实践策略而未能充分理解其哲学思路所致荷兰学派的道德物化观点有其特别的现象学意图,只有理解这诉求才能充分理解它的内涵。

 

【关键词】道德物化;认识论;海德格尔;批评

 

 

近年荷兰学派技术哲学受到普遍关注。该学派并统一研究纲领。贝克Peter Paul Verbeek的研究方法是后现象学外加一些技术权力论克劳斯Peter Kreos基本上是采用分析的办法进行人工物本体论研究。乌得勒支大学伦理研究中心主任杜威尔Marcus Duwell 则从康德和格沃斯传统来讨论技术伦理问题。 克劳斯和维贝克,梅耶斯(Antonie Meijers联合编了一些人工物道德属性的书。 其研究方法虽有不同都有道德物化的诉求。本文系统考察道德物化及其批评问题。

一、何为道德物化

所谓道德物化,简单讲就是道德主体不单是人也不是物,而是人和物的集合。这意味着物本身不是价值中立而是负载道德。因此,在设计物时,有价值自觉地试图把公共善嵌到人工物里去,进而通过物的发端流行来实现善。道德物化概念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支持者认为可以通过道德物化来更好地实现善的生活。好处不论,这里主要介绍相关质疑。

贝克将对道德物化的质疑概括为三:一是自由侵害论; 二是道德取消论; 三是技治主义论。自由侵害论认为道德物化会侵害自由。 康德认为人之为人是因其有自由理性的能动性free rational agency。如在用物时,被操纵,非自由地践行价值,那么自由遭到侵害,尊严受到冒犯。 在道德哲学情境中,人的尊严(human dignity)通常是道德底线,一旦触碰,即遭禁止。道德取消论认为如果道德统统被嵌入人工物,行为的道德性被剥夺。因为它仅仅是偶然符合并非出于道德要求康德认为只有出于义务的行为(act from duty)才道德,仅符合(act in accordance with duty) 义务并不是道德如果用物使得行为自然符合义务,道德就取消了比方说不堪安全提示噪音骚扰不厌其烦而系上安全带就不是一个道德行为技治主义论认为道德物化给工程师过度赋权。绝大多数老百姓注定没有工程和设计知识,因此必然把道德抉择让渡给专家。维贝克虽然列举了以上问题,但他并未充分回应以上挑战。

道德物化的三种批评都有合理性,但笔者均不完全恰当。如果道德物化指的仅是让物来接手道德,将人还原成被动执行者,那么这三种批评都有的放矢。但问题是道德物化内涵并非如此。我们将扼要地介绍道德物化概念继而回应这三种批评。鉴于贝克的独著对这一问题的讨论最有影响力这里主要援引他的观点来阐明道德物化概念

维贝克是在对海德格尔的批评基础上进行道德物化研究的。海德格尔将技术看成一种把一切当成持存的解蔽方式首先把技术和生存联系在一起。经验转向之后,学者不再把技术当成一个整体进行批判,转而谈技术品的哲学问题。其中最为重要的学者是维纳(Langdon Winner)。维纳最早在《技术物是否有政治》一文讨论了人工物的政治属性问题。他用了一个可以仅让轿车通过的低通桥说明人工物内嵌了价值,可以用来实现特目的。这个桥高度有限仅能让有轿车的白人通过贫穷的黑人坐巴士则被阻拦无法抵达对面的休闲场所 其后,价值敏感设计和说服性技术研究都揭示了技术的道德负荷问题。因此,道德物化非凌空蹈虚,它是在我们对人工物的哲学理解中不断展开的。道德物化预设了物的道德性可能 物不再是中立工具而是一个嵌入道德规范性的存在是有道德负载的贝克想找到一个系统理论来为这些新的观察提供解释。

理解道德物化,我们需要解决何为道德以及道德何以能物化的问题。就道德而言,贝克并未特别言明。从文本上看,他预设了一般常识性道德,即有普遍有效约束性原则和值得广泛欲求的价值和美德。贝克引康德的次数较多,我们权将康德道德哲学作为前提来深入讨论。康德认为道德表现在绝对律令,即有一种原则对意志有无条件的绝对规范性。它的形而上学可能是意志的自我立法性,即自由所以自由是道德的核心。一个主体出于责任,也就是对道德法的尊重而去行为,才是道德行为,而仅仅符合它则谈不上道德,因为行为失去了主体在欲望和尊重两者中将后者当作行为动机的规范性要素。根据这种研究,康德继而提出了一些值得广泛追求的价值,比如诚实/不撒谎,勤奋/不荒废,坚强/不轻生,等等。 我们将把道德讨论限定在基础论尤其是康德的道德哲学之内,因为它同道德物化批评最为相关。

什么是物呢?贝克对的物分析包括三各方面:一是技术哲学史中的物观念,二是物的分析,三是人/物关系。就第一个问题而言,亚里士多德认为技术虽然模仿自然,按照特定目的特定形式安排物质,但人工物是外因的,自然是自因的,本体论地位不同。但是人工物之间没有本体论差别。海德格尔的创见在与他把前现代和现代技术物进行了本体论区分。海德格尔认为传统的物才是物,因为它是物事thing现代视野中的物不是物,而是物体object甚至仅仅是持存standing reserve)。作为物事的物是一种特定的聚集gathering,它召唤summon天地人神,完成了一种丰富性的存在。 棺材聚集生老病死,聚散离合但水电站没有这种特定的聚集,而是作为一种集置将莱茵河解蔽为持存,可被任意取舍

贝克扬弃了海德格尔的物论。在物的分析中,他继承了现象学的分析办法,认为对物的理解不能纯粹是分析哲学,伦理学或政治/社会批判科学的,物的分析应该是现象学的。现象学关心其办法都未充分关注的核心问题,即人作为造物,用物者的根本存在处境问题。虽然维贝克继承了现象学分析办法,但从一个经验转向学者的立场批评了海德格尔的技术讨论,认为把传统物现代技术物本体论区分尽管重要,但对现代技术公允。这主要是因为海德格尔将现代技术统归一类所致。贝克用抽象(abstract)笼统(monolithic)怀旧(nostalgic)三个词概括了海德格尔的技术批评。所谓抽象,指海德格尔讨论的不是任何具体人工物,而是技术作为一种揭示方式的存在论讨论, 这也就是他所谓的存在论与存在者论ontological/ontic的区别。这样他只把前现代和现代技术做了区分,但并不能考察现代技术的种种分殊。海德格尔甚至认为现代集约农业和纳粹集中营本质上没有区别。贝克认为现代技术千差万别,将其一概而论既是揭示也是遮蔽。贝克将海德格尔的讨论办法称之为对技术一般条件precondition of technology的探索,而非技术本身探索,因为它讨论的是现代技术成为可能的形而上学条件而非技术本身。贝克要求经验转向,他希望从具体的技术给我们带来的利弊共生现象着手,寻找开放的物论。这就进入分析和人/物关系讨论。

总体来看,贝克的物分析受到三个来源的影响分别是拉图尔latour的行动者网络论、福柯的权力论和伊德Don Ihde现象学和。拉图尔的工作对贝克具有启迪性拉图尔的行动者网络理论揭示出科学技术活动是人工具和社会的互过程。 人本身并不是唯一的行动主体,行为是由诸多行动者构建的,物也可以是行动者actant),未必是主体actor贝克受到启发,并试图将它当成一个存在论思路进行理解,即人生活世界并不是一个简单主体投射的过程,而是人和物在交往中共造的。 

福柯的权力论对贝克也有重要启发。和康德不同,福柯的创见在于揭示权力维度在主体建构中的作用。康德道德哲学把自治autonomy作为主体的核心。认为自治给了人内在价值,使人有尊严。但是作为自治基础的自由何以可能,没法说清楚,只能悬设。观康德方法,他无非想说,如果有道德,有普遍有效的规范性, 我们必须要悬设自由,继而必须要将自我理解为自治的,否则,我们将无法有任何道德实践,无法将自己看成主体。福柯认为主体从来没有这种意义上的自由。主体性不是先天完成而是不断的受到具体条件的影响的。人活在历史文化,制度之中,时刻受到权力塑造,因此是一个不断完成和建构的过程。这种权力塑造的一个表现就是技术对主体的塑造。福柯将技术作广义解,指一种规约。他也提到具体的技术,例如环形监狱。环形监狱不通过直接暴力塑造主体,它给主体造成一种压力,使通过自我规训来完成监控。贝克抓住福柯的这一讨论,认为主体性是人/物的互动中被建构出来的。不过,拉图尔和福柯的工作并不能从方法论上给贝克提供具体资源,贝克的方法始终是现象学的。

传统的现象学讨论虽然在生活世界强调上符合贝克的预期,但方法比较贫乏。贝克认为传统现象学并不关注具体物的问题。海德格尔对技术的讨论又过于抽象。因此贝克转向并发展了伊德的后现象学思路。所谓后现象学,指的是那种关注技术如何调节知觉的现象学。伊德解释了人对世界的经验并非单的主体认识客体的过程,而始终都受到物的调节。他把人技术和世界的关系归纳为涉身embody、背景(background)解释(Hermeneutic)他异(alterity)四种。所谓涉身,指的是技术作为肉体器官的延伸,例如眼镜。所谓背景,指运转在背后,排斥凝视的技术,例如中央空调。所谓解释,是将外界信息通过物解读出来的技术,例如温度计所谓他异指可作为一个类似他者quasi-othter)的方式出现的技术,例如取款机 贝克又加上赛博格(cyborg)和塑造composite关系。赛博格模糊了人和物的界限,例如电子人技术而塑造关系指的是物不仅表象现实,实际上建构现实,例如电子望远镜。后现象学认为人对生活世界的经验实际上是受到技术调节的,很多时候技术提供了认知的前提。人的道德决策经验也是受到技术调节的例如基因筛查技术使得有些健康人被看病人。从这些角度讲,技术都不是一个简单的工具,它同人一道构成道德决策既然如此,如果将技术品内主动嵌入特定价值,其使用将势必影响人的道德经验,调节人的道德行为。

 

回应批评

 

在梳理贝克道德物化观点的基础上,我们回顾道德物化的三种批评首先自由侵犯认为物化道德会从根本上损害人的自由侵犯人的尊严这一观点预设了康德自由观,把人看成了先天完成的道德主体,物仅仅看成一种工具。在道德决策要求人们时刻使用自由意志的选择能力。对自由的侵犯可分为对选择能力和选择结果的侵犯就自由作为一种选择能力而言,首先,康德自治讨论的初衷并不在实践,而在人的实践性自我理解,是一个道德形而上学问题。康德论讨论是主体性的形而上学可能贝克受到拉图尔和福柯影响讨论主体道德决策的形成问题道德物化作为一种实践本身并不在逻辑上立刻造成对自治这一康德形而上学企图的损害,这完全是两个层面的讨论生活中的例子比比皆是,例如使用减速带和安全带并不会剥夺司机的自治和尊严。按照康德的逻辑自治和尊严是从司机的实践理性中引申出来的不可能被剥夺。所以道德物化并不立即就同康德的尊严冲突。如冲突,必须把康德尊严做实践理解。如果要保证人的自治在生活中充分实现出来,我们要求消除影响意志自由的经验障碍。如果一个社会物欲横流,不谄媚就不得食,不撒谎就不得活,这个社会条件就很不利于自治,是侵犯人尊严的。问题是,道德物化是否会造成一个伤害自治的社会条件这个问题需要具体分析。

就减速带和安全带而言,我们有理由认为它不造成伤害自治的条件。首先,当人可以自由选择时,他会出于道德考虑选择扣上安全带把车开慢点。另外,保障安全是保障生命和理性的必要条件。只有保障了安全,人才能更好的自治。但是问题是,这种技术配置下人们只是碰巧按照安全的要求去行为,并不是主动出于道德义务如此这是否会伤害道德自治呢 即使对康德的自治做实践理解,我们也无法想象会要求在日常生活中人们时刻呈现到的自觉,进行有意识的道德选择观察自己是否是出于义务行动而非偶然的符合义务的要求人的大部分行动都是下意识的,只有偶遇生况,才会自觉选择。康德的道德哲学重在于寻找道德形而上学根基,本就不在于寻找最有效的实践指导原则。他既不反对按照美德也不反对按照习惯行事,唯独反对把它们当成道德的基础。

要求人不断进行道德抉择本身也不符合人类学常识,人的意志作为一种资源在一定时间内是有限的,不断抉择通常会使人精疲力竭。道德哲学家格沃斯(Alan Gewirth)对自由行为和非自由动作做了有益区分。在他看来,一个行为之所以是行为是因为它是有目的性的活动,它预设自由。主体要设定自己的目的,并发展出原则去实现它。但行为并不要求主体时刻对自己的动作保持自觉,只要主体能反思提供行动理由即可。也就是会说,下意识的行为当然也是行为。但是精神病患者患病期间的活动仅仅是动作,并不是目的性活动。这也非常符合日常生活常识。即使是一个康德主义者,也并不会要求人们通过时刻选择的方式来实践自由。当一个人下意识的系上安全带时,一旦问他为何要系他能够通过反思认同系安全带是安全的,并认同安全带的设计符合安全原则,我们通常认为主体的自由并未受到侵犯。

另一个担忧是道德物化会彻底取消道德。如果社会制度和技术品的设计使人自然不说谎不懒惰不伤害他人,这个社会在康德主义眼里是否更好 显然,该社会中每个人的行为都自然符合但并非出于道德要求,所有行为都不具备道德意味,道德被取消了。这是一个思想实验,现实中不太可能发生。我们在此思考它的目的主要在于澄清道德取消论的根本逻辑。道德被取消乍听起来是件坏事。取消道德并不意味着不道德,可能意味着不再需要道德。康德认为道德本质上是人的独特处境。人拥有形而上的自由和本能的欲求,意志在这两者的张力中选择服从义务,道德正是人所特有一种抉择。对于天使而言,他的行为则天然复合道德要求,他并没有动物本能。 一个不需要道德但处处符合道德要求的世界在康德眼中是天国,谈不上不好。这里康德实际上说明了道德的存在揭示人的高贵,但它的必要则恰恰说明人的有限。因此,假如有一种技术可以使人的言谈举止天然符合道德,但它的必要则恰恰说明人的有限性因此假如有一种技术可以使人的言谈举止天然符合道德它并不立即是恶的但它的确侵犯了为恶的自由部门不再有能力想象和从事恶问题是,康德是否会认为为恶的自由是真正的自由从康德逻辑来看,他所珍视的自由实际上是道德自由。也就是人摆脱一切本能牵引,获得良知完满的自由。做恶的行为谈不上自由,因为它完全出于欲望,是被决定的。因此我不认为康德会觉得技术取消自由会是恶的。

现在考虑作为一种具体选择结果的自由。假如有一种技术,内嵌了一种地方性价值。该价值在特定文化圈内被认为是值得普遍欲求的,但在道德陌生人眼中则是可鄙的例如种族隔离在特定的历史阶段特定国家有重要的道德意义,并一度认为是普遍值得欲求的。例如前文所提到的种族歧视桥如果全世界普及这种桥,道德物化很可能导致价值侵犯继而侵害自由这种担忧合理的但不管道德是否物化,人们都要面对道德实践多元化的现状。承载地方价值的技术在本地使用一般不造成自由侵犯,但如果它内嵌种族和性别歧视等地方价值,则完全可能损害基本人权。在全球化时代,技术转移在深度和广度上都造成跨文化影响。地方性技术一旦在陌生文化中使用,则完全可能造成对当地价值的冲击和影响。人们对技术的排斥实际上是对技术内嵌的那些价值的排斥。例如最近几年关于网络价值论讨论有学者认为互联网内嵌了一种美式自由观,它的使用会排斥其他价值在儒家社会,人们可能重视义务和社群自由,而网络的去中心沟通方式将会挑战传统价值选择

以上担忧有合理性,但并不立即挑战道德物化理论。一方面,正如福柯所说,人自觉不自觉的生活在权力之中,物的创制和布置本身总是受到各种价值诉求的影响特定的价值的物化一般都是下意识完成的。一个自由社会中的设计师很自然会设计出终端对终端的沟通机器。这在威权国家则根本就不可能。既然物的设计总是价值负载的,承袭福柯的观点贝克认为将物的道德设计从不自觉变成自觉本身恰恰昭示人的自由。道德物化首先是一个重要的存在论揭示,令我们注到人知觉本身就受到技术的调节在此基础上维贝克考差了它的时间作用因此,如果自由侵犯可以作为反对道德物化理由,我们必须要进一步说明为什么不自觉地物化要比自觉物化更可取。这是比较困难的。就这一点有两条可以进一步发展的思路。一是从存在论将人和物互动的丰富性优先。认为人不应当对物的创制产生充分的物化自觉一旦如此,人将优先一种控制的意志,而失去了超然意志我们因此将闭塞存在揭示的丰富性。第二种思路是实践论的,有人或许认为工程师本身不应承受过多价值期待,而应集中精力促成功能实现。否则我们将面临两个挑战一是对工程师的自主性尊严或受到挑战二是普通人注定无法作技术设计道德物化会给设计师赋权最终导致工程师治国第一个思路是形而上学的,由于篇幅所限多做讨论。第二种忧虑有合理性的。工程师希望自己能够按照用户的需要去完成功能。要求技术物化其他价值,可能会加重其负担,阻碍创新。

最后更加紧迫的问题是技治主义风险。维纳指出大型核电站的修建会给工程师和科学家高度赋权。这将导致技术专家的越,由他们来定义何为善的生活。 针对技治主义,技术民主化是个解药。贝克认为如果没有道德物化理论,我们无法规避技治主义风险。因为价值被悄无声息的植入技术,而人们还技术人工物是中立工具。有了道德物化理论,我们才可能应对技治主义。道德物化理论说工程师是唯一的价值设计者。荷兰学派近来推崇的负责任创新恰恰要求技术设计过程更加开放包容要求不同利益主体,设计师工程师伦理学家消费者一道来反思技术的价值内涵。这是设计民主化尝试,它以道德物化理论为基础,同时为道德物化提供操作思路。 目前来看,比较稳妥的做法是把基本人权价值设计入物。 基本人权是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认同的因此技治主义批评的不是道德物化,而是如何道德物化。

综上所述,自由侵犯、道德取消和技治主义这三种批评都不成立道德物化不是一个简单的实践思路,它旨在从存在论上指出人的道德主体性是由人和技术互相建构的笔者在回顾道德物化的理之后,重新考察了道德物化的三种批评。首先,康德自由主要指的是形而上学自由,和道德物化的经验自由不在一个层面上,谈不上侵犯康德意义上的自由。即使将康德自由做实践解释,他也不会要求人们不断进行道德抉择。其次,道德物化一般并不会取消道德。即使在理想实验情况下,道德被取消了,也并不意味着马上就是恶的。贝克承袭福柯的主体建构理论,认识到物对主体建构性,继而指出道德物化恰恰是人自由体现。最后技治主义批评而言,道德物化并不会给技术专家独断的价值选择和物化权。它实际上鼓励一种开放的价值物化程序,要求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广泛参与到价值选择排序和物化中来,使得物的创制和使用更加有价值自觉,更好地实践善的生活。

Moralizing Technology and its Critiques

WANG Xiaowei

(School of Philosophy,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Beijing 100876)

 

Abstract The theory of the moralizing technology aims to embed the value into the design of the object. Some philosophers believe that this theory leads to three problems: First, once morality is realized through artifact, human freedom will be fundamentally challenged, and its dignity will be offended; Second, if a person's moral choice is completely outsourced, his/her behavior will naturally conform to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obligation, and the morality will be canceled; Third, moralizing technology gives engineers excessive empowerment, which will eventually lead to technocracy. These three challenges can be properly addressed by investigating the epistemology of moralizing technology theory.

 

   KeywordsMoralizing Technology; Epistemology; Martin Heidegger; Critiques